清江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郭丹霞

2017-09-10 00:33

  鼓乐堂里,迎宾鼓敲得热烈,长阳,是一个歌舞之乡,一个鼓乐之乡。住在这里,他们怎么会不能歌善舞?怎么会不快乐?怎么会不把他们热烈的情表演出来,把他们奔放的爱歌唱出来,把他们的阳刚之气宣泄出来。他们的歌舞展现出他们性情的率性和豁达,真诚和豪放。

  作者简介:郭丹霞,中学英语高级教师,孝感市作协会员,有散文、小说、评论发表于报刊,出版散文集《素心锦年》。

  车窗外,天,那么高,那么蓝,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青色的山峦逶迤而去,葱翠的树林连绵不断,现代化的高楼掩映在绿树丛中,巍峨高耸,煞是壮观。

  土家人祖先,崇尚巫术,在祭祀仪式上表演傩戏,撒叶儿嗬。撒叶儿嗬是集歌、舞、乐浑然一体的艺术。是清江土家族非常独特的一种歌舞。

  山中森林覆盖,绿树成荫,空气清新,这里,既是巴人祭祖的神圣之地,也是游人了解巴族历史文化的好处所,更是一个运动健身的好地方。这个地区,满山遍野植被丰厚,土家族人喜欢种树,生了孩子,就种树,生了男孩种柚子树,寓意代代有子,代代相传,生了女儿,种梧桐树,寓意家有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因而他们的房子,村舍,都掩映在绿树丛中。

  清江画廊是宜昌市四大著名的5A景区之一,其他三项是三峡人家,三峡大坝,长江三峡。清江画廊位于宜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属于宜都市。清江,发源于利川,因为水清澈而得名清江。清江的风景很美,有长江三峡山峰的雄奇,有桂林漓江江水的清澈,有杭州西湖山光水色的灵秀,被誉为清江画廊。八百里清江美如画,三百里画廊在长阳,长阳这一段的山水最美。长阳这里生活着土家族儿女,“以歌舞祭祀亡灵,以哭泣庆贺婚嫁”是土家人独特的生活方式。

  歇息一会儿后,我们沿着台阶继续登山,斜边有钟楼与鼓楼相对,正中就是巍峨雄伟的廪君殿,殿中着廪君和他的妻子,侧边有民俗风情馆。山上有一座白虎亭,亭中有白虎雕塑。这些建筑处处洋溢着巴人对廪君的敬仰,对祖先的,对故乡,故地的眷恋,凝聚着巴人深深的故土情怀。

  雨后初晴,我们的汽车早八点准时从宜昌三峡游客中心出发,走过一段城市江滨公,经过夷陵长江大桥,往清江画廊方向开去。

  水上行程结束,我们登上码头,走近鼓乐堂,里面舞台上几名土家族青年男女正在跳摆手舞。音乐是那麽动听,嘹亮,热烈,舞姿是那麽刚健,豪迈,洒脱。

  这里的哭嫁与别处不一样,在出嫁前三天开始哭,甚至在前半个月开始哭,更有甚者在出嫁前一个月就开始哭嫁了,哭父母的养育之恩,哭兄弟姐妹手足之情,哭亲戚朋友的友善之谊。女孩子长到十七八岁就开始学习哭嫁。

  游船行走在碧波苍茫的江面上,船边泛起层层白浪,船尾白浪。游人欢喜得大呼小叫,奔向船头或船尾甲板上拍照。船上导游反复强调不要站在船舱两边的栏杆边拍照,不要在船舱两边跑,了船的平衡,船不好行进。听了导游的话,船舱两边的游人走进船舱找好位子,静静地坐着欣赏窗外的风光,胆大者仍然在船头或船尾甲板上看漫江碧透,画船争流。

  进入景区大门,一个清江画廊的门坊映入眼帘,旁边有一座风雨桥,风雨桥是土家族人为连接交通修建的桥,同时里面也有可供行人休憩的廊亭,因此也叫风雨廊桥。另一边有隔河大坝,清清的江水环绕葱翠的群山。

  在炎炎烈日下,穿过广场,踏着上山的台阶往山上攀登,途中,我们在树林中人家的门前林荫道边歇息,坐在长凳上,清风吹拂,感觉好凉爽。

  我们沿着山间林荫道攀登了一会儿,因时间紧,人也,我们折返。返回的游船上,能歌善舞的女导游尽情地唱着土家族悠扬动听的民歌,还与游客互动,把游船上的气氛推向热烈欢乐。

  江水在灿烂阳光下波光粼粼,愈加清澈荡漾,两岸青山相对出,画船往返江中来。清江风景美如画,两岸青山随你的想象去构想,去描摹。有山形似骆驼静卧江边,有山峰高耸像佛立江畔,有山似孔雀开屏,有山如凤凰展翅,各种造型,在人的想象中,如梦似幻。大自然在这里将美丽的画卷徐徐打开,肆意铺排。

  回程的上,导游给我们安排了游寨。我俩因为,外面太阳大,而没有下船去攀爬寨。我静静地站在甲板上,拍着寨码头处辽阔,苍茫,秀丽的风景。

  到武落钟离山,我们上了岸。武落钟离山是巴人发祥地。码头上仿古建筑林立,茶楼酒肆依山傍水,江边有长廊,供游人休息。面江有一个大广场,靠山的一面绘有壁画雕塑,中间是古代巴人部落首领廪君手持长剑,口吹号角的塑像。土家族的祖先巴务相为五姓部落的酋领,称为廪君。廪君,巴人部落的先祖,初居长阳武落钟离山,带领部族向西向东扩展,发展成为一个廪君时代的巴氏族。巴人祖先,后人为纪念他,在这里修建了廪君殿。这里是散落各地巴人寻亲祭祖的地方。江边有一座“白虎堂”,传说廪君死后化作白虎,因此,土家族拜白虎,奉其为家神。

  害怕这样被人拍照,我在尴尬中走下夹道。一派青绿扑入眼帘,青山叠翠,一层一层往外复加。我兴奋地跑向江边,好清澈的江水,碧蓝碧蓝,不愧为清江,是山环着水,还是水绕着山,山环水绕,缠缠绵绵,满眼碧翠,如黛山峦,浩渺江水,真的是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就这样蜿蜒缠绵,一痴缠着潺潺流淌。水里的仿古画船,飘荡在江面上,迎着两岸清凉的风。在夏天,来这里,看青山绿水,来对了。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风景,真的是一番赏心乐事。

  行进中,江水愈来愈宽,江面更加浩渺辽阔,原来这里筑了堤坝,形成了一个宽广的湖,湖面静谧。两岸群山中时有建筑物出现,零零散散的,游人不时发出慨叹,这里的人们出行完全靠水吗?他们要出去一趟该多么?

  穿过长长的廊桥,到了江滨码头,长长的沿江大道向前延伸,另一边有欢迎夹道,打扮漂亮,穿着民族服装的土家女孩站在夹道两边,摄影师端着相机在远处对着走下夹道的游人拍照。

  在江边码头,我们上了关公1号游船。船行江中,可以说是,船在江中走,人在画中游。

  听了导游的解说,我很吃惊。以前,我们那里也哭嫁,一边哭一边唱,哭声中带着唱腔,但一般只是在姑娘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哭唱,出嫁的当天上午哭唱,一直哭到男方来迎娶,姑娘出娘为止。小时侯,我见过我们村一个特殊的家庭(我们村当时最高成分的一家)嫁女提前三天哭嫁,当时,我感觉非常奇怪,还问过父母,那家人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边哭边唱的,诉诉呐呐(哭诉呐喊),父亲说,他们家过几天嫁姑娘。我当时还嘀咕嫁姑娘哭得那伤心。后来才知道,哭嫁是一种风俗。因此记忆非常深刻,没想到这里会提前这么长时间哭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