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真留给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时间不多了…

2017-12-01 14:14

  得益于现金贷等业务,这两年,互金企业的赢利能力大幅提升。国内监管相对宽松,互金行业发展迅猛。美国股市涨势抢眼(阿里巴巴等中概股股价翻倍增长),对中国占据领先地位的互金企业,有较高的投资意愿。

  同时,尽管以趣店为代表的企业赢得了资本市场认可,但事实是,中国公司不会成为美国市场的主流,融资的金额也相对有限。这就好比一家越南公司在中国上市,不会吸引大量的中国资金一样。“为什么中国到美国上市是一波一波的?一波把这个盘子用光了,再去上市,资本投的就少了。”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告诉创业家&i黑马。他是融360的投资人。

  此一时彼一时。美国市场当下对中国互金公司的追捧,宜人贷铺之功不可没。凭借高利率的现金贷,互金公司的底气也今非昔比,只要停止获客激励等方面的支出,它们几乎随时都可以实现大规模盈利。以信而富为例,截至今年3月31日,该平台的重复借款率为73%。信而富首席执行官王征宇曾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交易绝大部分来自存量用户,平台上的借款人一年平均借款10次。尽管业绩持续亏损,但它只要停止获客激励,就能很快赢利。

  市场的度在提高。当年,宜人贷称逾期率为1.4%,已足够引起市场慌乱了。

  据网贷之家的数据,随着监管的推进,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从年初的2407家降到9月底的2004家。P2P网贷监管细则正式落地之前,无疑是互金企业最佳的上市时间点。

  “监管的不确定性”会直接影响互金企业能否顺利上市。去年,银监会明确了借款人/借款企业的借款金额上线,对主推大额标的的红岭创投造成致命性打击。该公司去年亏损达1.83亿元,于前段时间宣布将清盘P2P网贷业务。很难想象,这家公司曾经距离上市一步之遥。

  宜人贷于美国时间2015年12月18日登陆纽交所,发行价10美元,开盘价为10.07美元,上市当日收盘报9.1美元,跌幅9%。此后,股价便呈现下跌的态势,甚至在去年2月12日盘中跌至3.35美元。最低点过后,宜人贷又经历了几波上升、平稳以及下降的过程,目前报收43.76美元。

  尽管上市后一度跌破发行价,尽管非议汹涌而来,但是趣店已经吹响了2017年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赴美上市潮的号角。

  凭借较低的资金成本和较低的逾期率,趣店就能获得相当可观的利润率。据业内人士透露,趣店的资金成本可能在6%左右,加上1%左右的逾期率、6%左右的利息成本以及极低的运营成本等,总成本在14%左右。假设趣店每一单的借款利率为24%,毛利率可达 10%。事实上,趣店的贷款利率并不止24%。

  2017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已经达到6家,其中已成功上市4家。这还远不是最终的数字。凭借较为出色的营收,以及超高的利润,有一定规模的互金企业似乎纷纷胜券在握。而当下,正是他们临门一脚的最佳时刻。

  “这次上市(潮)至少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知道现在想上的公司非常多。”周炜说。

  同样在美上市,后来者趣店的市值却远超宜人贷、信而富。它的风控能力前一阶段受到强烈质疑。

  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第三方风控系统供应商。这些公司号称拥有大量用户数据,能够为互金企业提供反欺诈等服务。这样一来,互金企业和金融科技概念渐行渐远,变成了服务供应商。

  但是好日子似乎也正在远去,对整个行业的监管正日趋严格。比如,银监会就曾明确要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年利率不能超过36%。短融网CEO告诉创业家&i黑马,大部分平台还没有按此执行(会在利息之外再收取手续费)。“但是如果接下来监管更加严格的话,我们就必须要执行。”

  相比趣店,融360亏损严重,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达1.82亿元和4900万元。剥离自有的贷款业务后,融360想做一个的第三方平台,提供现金贷撮合等业务,并通过向放款方收取服务费等方式赢利。在周炜眼中,融360属于少有的拥有技术内核的公司,这也是他投资融360的原因。

  市场对“技术”却并不这么看重。业内一位匿名人士称,融360若上市,其定价和股价表现只会中规中矩,再现趣店上市时暴涨的概率不大。同样提供借贷撮合的拍拍贷,最初将每股定价为16美元至19美元之间,而到IPO时则将发行价下调至每股13美元。

  “‘带血’的贷款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格格不入,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吸血’的热点持续下去,监管部门会重点关注这个盲区的交易结构(银行、信托、资管的配套资金支持),出台相应的法规将‘’的营养来源切除。包括互联网小贷在内的机构,预计将会被监管部门加载‘借款者还款能力’审查、‘借款者风险承担能力’审查等运行插件。”头狼资本CEO陈岸告诉创业家&i黑马。

  互金企业正在从事躺着就能赚钱的生意,只要老用户不断借钱。截至2017年2季度,趣店的注册用户约4790万,平均月度活跃用户2890.6万。趣店投资人之一曹毅称,趣店来自支付宝的流量只占30%,那么,即便有一天于支付宝,趣店的业绩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在趣店之前,宜人贷(2015年12月)、信而富(2017年4月)率先上市,之后,和信贷、拍拍贷以及融360(创业家&i黑马注:挂牌日期为11月16日)均在本月接踵而上。“分期乐”母公司乐信集团也刚刚递交了招股书。此外,更有点融网、凡普金科以及智融集团等多家互金公司也跃跃欲试。

  比起估值五六百亿美元的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上述公司规模均属中小,似乎在争先充当前者的探先锋。

  此外,从e租宝事件开始,P2P似乎一夜之间就跌落神坛,网贷平台不再以自称P2P为荣。自去年开始,它们丢掉“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外衣,纷纷加上科技概念,业务重组并摇身一变成为“金融科技公司”。

  网贷行业正在逐渐分化:掌握质量较好客户的企业,能够继续为好客户服务,反之,则依然要为质量相对较差的客户提供服务,承担较高的坏账率,整体的资金成本自然也居高不下。后者或会随着利率监管的趋严而难以为继。

  在短融网CEO眼中,相比于风控能力,定价能力更能决定一家互金企业的竞争力。“如果你的资金成本是5%,就有能力定价7%、8%的产品。这样你获得的客户就是最好的。趣店说逾期率在0.5%以下,不代表它的风控能力强,而是它的定价能力在前面。趣店自己的风控没什么用。”

  在“要不要上市”问题上,唐宁还曾跑到哈佛商学院,将这个问题抛给在场的学生。结果是,其中一半的人,投票给“不要上市”,因为从财务上来讲,当时并不是最佳时间点。唐宁说,宜人贷上市是战略性的举措,会在行业的透明性、合规性等方面起到标杆示范作用。那个时间点,e租宝正被立案调查。“回头看,(选择那时上市)还是无悔的。”

  判断,在这波相对大一些的互金企业上市过后,短融就没上市机会了,只能在做大后等待并购。目前,短融每个月放款2、3亿元,而趣店上半年放款382亿元,平均每月60多亿。

  至少从趣店的市值来看,美国资本市场已经给予了较高的期待。相比之下,在这次大潮之前上市的中国“互金第一股”宜人贷,表现就黯然失色。

  在宜人贷上市演时,宜信(宜人贷母公司)CEO唐宁一度感觉很郁闷。“过去9年,我在中国做了很多沟通、说明,以为终于(将我们做的事)讲通了,但发现到国际上还得再讲一遍,而且还得讲得更多。”唐宁告诉创业家&i黑马,国外的投资者首先需要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然后中国的金融又是什么样子,最后才是中国的金融科技是什么样子。